да

亚历山大石棺 Alexander Sarcophagus 及其他

明非:

一则小故事。


被称作“亚历山大石棺”的这个石棺其实并不属于亚历山大,它的主人是Sidon国王Abdalonymus。这样命名的原因是石棺壁画清晰的描绘了亚历山大打猎和战斗的场景,在这座保存完好的前四世纪石棺上,他是目前能够完全确认的唯一一人。







而另一个意见相对统一的,是在狩猎浮雕群当中位于画面中央偏右的一位马其顿军官,很多学者认为他就是赫菲斯提安。







Sidon国王Abdalonymus的墓葬浮雕里会出现亚历山大和赫菲,其实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在这座石棺开始建造的年份,亚历山大和赫菲均已离世,Abdalonymus如果想要用这种方式向这两人表达谢意和纪念,也非常正常。




亚历山大在解放了小亚细亚被波斯侵占的希腊城邦和别的城市之后,采取的政策是恢复这些城邦和小王国原有的制度,原来是民主制的,恢复民主制,原来是君主制的,恢复君主制。而赫菲接受的第一个独立任务,就是前往这个叫做Sidon的王国挑选一位国王。Sidon是君主制国家,被波斯占据后王室被废黜,由波斯总督统治,现在亚历山大要恢复这个国家的君主制。但是当时Sidon的王室已经找不到,亚历山大让赫菲去选一个他看着合适的人当国王。




赫菲到了Sidon之后被得到消息的达官贵人围得团团转,但是他跟门房打听到,在Sidon普通人当中,只会认可有真正王室血脉的人成为国王,而这样的人还活在世上,名叫Abdalonymus,只不过非常贫穷,在一处花园里当园丁。赫菲就命人带着王冠和王袍找到了Abdalonymus,当时他正在花园里浇水。赫菲让他洗干净穿戴好,就带他去见了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最开始听了汇报有点不放心,就跟身边的人说,“我希望知道他怎样承受他的贫穷。” 亚历山大担心这个人已经被他生活的现实磨平。Abdalonymus听到了,就回答说,“跟我承受我的荣华一样。这双手指引着我的所需,当我什么也没有的时候,我什么也不需要。” 亚历山大对他的回答非常满意,于是就同意了赫菲对于国王人选的提议。后来Abdalonymus的作为也证实了赫菲选择的正确。




所以,如果说Abdalonymus想在临终之际向亚历山大和赫菲致敬,也毫不奇怪。毕竟是这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改变了他和他的国家的命运。学者们推测石棺上除了亚历山大之外处于画面最中心的另外一个人物是赫菲,也多半基于这段渊源。石棺在19世纪末被发掘,现藏于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




如果这个人物真的是赫菲,那是件很幸运的事情,因为留存下来的同时代赫菲形象实在太少了。下面这一幅是雅典考古博物馆的馆藏,亚历山大和赫菲的两尊残像并肩而立,博物馆的介绍说这组作品可能来自埃及亚历山大里亚的赫菲斯提安神庙,时间大约公元1世纪。这座神庙是当初亚历山大为了祭祀赫菲大兴土木的内容之一,今天已经不复存在,只留下这么点残像。按时间来看,应该是在罗马军队到来前、托勒密王朝仍统治埃及的时候,赫菲的祭祀都没有断绝,那已经是他死后好几百年了。(突然被老托虐到了诶……)







另外一个古代头像的残缺版馆藏在Getty Villa Museum in Malibu, California,也是两人并列放置。但这也许只是一个复制品。






评论

热度(55)

  1. ForGG明非 转载了此文字
    明非:
  2. да明非 转载了此文字